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创意文化园  ���Ó  2504  tagid=27984  tagid=27957  tagid=21095

usdt钱包支付(www.caibao.it):原创 探讨楚人早期迁徙门路与周昭王丧师于汉水

USDT第三方支付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探讨楚人早期迁徙门路与周昭王丧师于汉水

楚国历史研究存在三个疑难:(1)楚居丹阳或始封丹阳。现代学者有说在商洛,也有说在淅川,都与周昭王伐楚难以协调。《楚居》简中提到的京宗、夷屯、乔多等地名,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;(2)楚灭汉阳诸姬。这个说法是在楚成王时期,此时汉东诸姬除了应国或是春秋早期被灭,其它姬姓国如随国蔡国唐国都还存在。此前或稍后,被楚所灭的除了姜姓申国较强,其它多属江淮小国,而且都不是姬姓;(3)地名随人口迁移。人人公认丹阳地名从楚国始封地移到了江苏,鄂、鄩、鄀等地名也都不止一处。养、羕、漾的关系仍没弄清楚,最少有一个与漾水有关,它们与宵、鄀地名,应该同属随迁的。

楚国迁徙路上的许多地名,可在甘肃天水及两汉水流域找到源头,好比:荆山、秦溪、天柱山、漾水、汉水、汉阳、丹阳、沮水、漳水等等,今天湖北境内的南漳、保康、武当、沙洋等地名,也能在秦岭西南侧找到源头。陕西与河南湖北接壤地带的一些地名多与秦朝河内郡有关,那是秦灭六国迁河内郡的人口于此,它笼罩了这一片的楚国地名。按史书与《楚居》,追踪笼罩前的地名,可以探寻楚国早期迁徙门路。

历代文人对楚人早期位置或迁徙门路的研究文章是不少,但大多以今汉水对照史籍,以晚期地名注释早期事,效果时空错位多与考古不符。今人撰写了许多有关昭王伐楚的文章,无一不是牵强附会睁眼说瞎话。

一、楚祖先所处的时代背景

秦楚都是在商朝混的,没有介入灭商,以是在西周的职位都不高,甚至还被其他诸侯称作秦戎荆蛮。秦人居西戎,也可能早于周成王迁商奄之民,好比蜚廉的父亲在商朝就有“在西戎保西垂”的履历。西周初年,周王朝一共进行了两次大分封,划分是周武王和周成王,后者也叫周公分封。

据纪录,周武王分封了70多个诸侯国,其中兄弟之国15个,姬姓诸侯国40余个。周公的第二次分封,应该把与三监之乱有关,甚至包罗原商都四周的若干小国,移迁到偏远地带了。从今人研究的分封地理图可见,陕北与宝鸡西南这两块主要地带,所见封国很少,这是不正常的。由史书及考古信息可以推测,陕北封国大多在西周中晚期被灭,或回撤到宗周东南。而汉中及西北的封国,如果是被楚国灭掉了,那就容易注释了。周朝正史对这些不光彩的事,一样平常是不纪录的。

史籍解释,周王朝最早迁入南阳地带的是唐国、应国,噩国与之不远,直到西周晚期周宣王才封其娘舅申侯到南阳。河南东南不是周人嫡系,南是荆蛮东边是徐夷淮夷。汉水中游偏南仍是巴蜀土著,庸与麋都是南迁而来的,他们虽然介入了武王灭商,最后照样被迫远离周王朝。楚祖先鬻熊侍周文王有功,周成王封厥后裔熊绎于丹阳,也是逐步远离宗周。

二、西汉水、沮水、丹阳

丹阳地望有多说,荆楚历史地理学者武汉大学石泉教授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,率先提出"熊绎所居丹阳城当在今陕西商县的丹江河谷"的新看法,这或是楚国丹阳地名的始点,也是熊绎所封之地。《楚居》说“季连初降于大隗山”,如果在今天伏牛山脉,与《山海经·大荒南经》“西有锡东有玉”也相符。石泉说丹阳在商洛,那里有丹水,东南有丹凤县。有说商洛是鄀国故地,与史籍和《楚居》也相符。不外,最早的丹阳照样相近宝鸡,那段秦岭至今另有丹阳关。纵然到了战国中期,汉中郡仍是楚国的主要“尾巴”,这从丹阳之战秦俘楚国大臣及将领的级别与人数就可以知道。

我凭据大量资料推测,西周时期的汉水仅指西汉水,《楚居》提到的京宗,以及周昭王伐楚丧身于汉水,应在西汉水流域。响应地,“汉东诸姬随为大”是说随国在西汉水之东。西汉时期的天水郡,在东汉三国时改称汉阳郡,这是有历史渊源的。人们为什么把汉水称作天水、银汉?或者说为什么把西汉水的发源地称作天水郡。那是由于汉水与夏日银河偏向一致,这个说法只有南北偏向的西汉水吻合而与东汉水不符。今天说的汉水准确来说应该叫沔水或沔,其发源地就在汉中市勉县。勉县原名是沔县,陕西沔县、湖北沔阳在解放后都因这个沔字太生僻而更名了。

《史记》对楚祖先纪录如下:“季连生附沮,附沮生穴熊。厥后中微,或在中国,或在夷狄,弗能纪其世。周文王之时,季连之苗裔曰鬻熊。鬻熊子事文王,蚤卒。其子曰熊丽。熊丽生熊狂,熊狂生熊绎。”安徽大学黄德宽对珍藏的战国楚简有差别解读,他说楚祖先世系没有“附沮”,并指出与《史记》有六点差别,详见另文《楚祖先与陆浑戎》。

我以为,“季连附沮”分指人与事,附沮二字是说季连依附沮水而居。季连所迁居的沮水在那里?《史记·夏本纪》说“济、河维沇州:九河既道,雷夏既泽,雍、沮会同”,这在山东河北。又曰“黑水西河惟雍州:弱水既西,泾属渭汭。漆、沮既从,沣水所同。荆、岐已旅终南,敦物至于鸟鼠。”后一条沮水与季连相关的可能性最大,同时解释荆与岐均近终南山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《墨子·非攻陷》云“昔者楚熊丽,始讨此雎山之间。”雎同沮,汉中西侧有沮水,这就把熊丽与西汉水流域联系起来了,也只有这个沮水与《楚居》讲述的同期人物履历吻合:季连(鬻熊)事周文王,厥后裔熊绎封在丹阳。熊绎生活在成康之际,伐楚的周昭王是周成王的孙子。

墨子纪录的这个沮山为什么千百年来被人忽视了?是由于这篇文章在传世过程中雎字被誊录成了睢,是近代研究者对照战国资料才更正的。后世纪录的沮水另有多处,仔细剖析可以厘清变迁顺序,这与各个时期主流人口的流动有关。

《楚居》说季连至熊狂均居京宗,京宗或同荆宗,那里应有楚人命名的荆山,它可能是指沮水上游秦岭南面的紫柏山,那里有紫荆河。紫柏山东偏北有敖山,楚王若敖宵敖或因此取名。紫柏山与敖山之北是太白县,再北就是通宝鸡的丹阳关。凭据《楚居》,熊绎熊紃之后迁居夷屯,楚国应是灭了汉阳诸姬再迁走的。从《楚居》那段文字看,夷屯或是占卜选定的,也不清扫原文意思是先居鄀地关口,再迁夷屯为地。现在只能一定:夷屯是熊绎以后约五代楚君寓所,陕西山阳县过风楼、湖北十堰市郧阳区辽瓦店、郧阳区五峰乡肖家河(古麇国旧址),都留有楚国遗迹。

丹阳是楚国的主要地名,一直随着主流人口迁移。楚怀王时期,秦楚先后有丹阳、蓝田大战,战前的商于之地已为秦国所有。《史记·楚世家》“(楚怀王)十七年春,与秦战丹阳,秦大北我军,斩甲士八万,虏我大将军屈匄、裨将军逢侯丑等七十馀人,遂取汉中之郡。”【索隐】说“此丹阳在汉中”极是,其它说法均是不遵史书不合逻辑的猜度。实在,丹阳大战秦取汉中,已经说明丹阳在汉中偏向,并且是楚国重地。《史记·楚世家》又曰:"十八年,秦使使约复与楚亲,分汉中之半以和楚。.....以上庸之地六县赂楚。"说明秦汉中一半的东边是上庸。上述史记索隐解释,战国早期的楚国丹阳地名仍在汉中,这对本人研究的楚国早期迁徙门路及最早丹阳位置,是最有力的佐证。甚至可以推测——夷屯在宝鸡西南。我以为,此“夷”与周成王时期迁商遗民于西戎之地有关,好比陆浑戎西迁后就被称作“西夷”。楚国是在熊渠时才扩张到汉水中游及商洛的,丹阳地名移到商洛或淅川,应在楚失汉中之后。

楚国在熊渠时已经壮大了,《楚世家》纪录“熊渠生子三人。当周夷王之时,王室微,诸侯或不朝,相伐。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,乃兴兵伐庸、杨粤,至于鄂。“注重文中的鄂在南阳,今人多说是湖北鄂城,大谬!有文章说熊渠初时在免,当在安康。这个免自然指沔水,熊渠封宗子为句亶王(麋)、次子为鄂王(翼)、三子为越章王(魏)。括号内是《吴越春秋》所述之封,其中魏通隈,麋指古麋国,翼应与伏牛山脉翼望山有关,这正是熊渠所伐三地,笔者前述预测就是以此为据。把古麋国旧址北边、郧西区南面之间的河流称作天河,应是楚灭麋国以后的事,这个“天河”就是西汉水的别称。楚国迁到江汉平原,仍保留按早期栖身地命名的习惯,好比楚灵王迁居秦溪之上,北有京山(荆山)、(夏)江,西南有潜水(潜江),相近地带有濉(实为沮)、漾。详见另文《差点让楚国消亡的柏举之战在何地》。

夔子的祖先是熊渠次子熊挚,那时封地在鄂。楚成王时,由于夔子不祭祀祖先祝融与鬻熊(季连)而被作废封国。在孝感出土的安州六器之一《中方鼎》,就泛起了夔地名,我剖析此鼎制作于楚武王时期,器主“中”是楚国世袭贵族。夔地名移到湖北宜昌,一定是战国时期的事。

三、寻找楚人的关联信息

清华简《系年》纪录,:飞历(廉)东逃于商盍(盖)氏。成王伐商盍(盖),杀飞历(廉),西迁商盍(盖)之民于邾(朱)圄,以御奴虘之戎。”这个奴虘即虘方、狄虘,在商周甲骨文和青铜器中划分泛起过。朱圉山位置是确定的,奴虘与它相近。《楚居》也泛起了虘地名,我开端定位在湖北老河口一带,是与楚人随迁的。《系年》的这个纪录,佐证了楚人与天水一带的奴虘发生过关联。

处于汉中盆地东侧的城固县与洋县,曾挖掘出了大量商周青铜器,至今没有找到主人。我推测这是汉东诸姬与楚国大战时代快速撤离而埋下的,随州挖掘的青铜器与之相似。周昭王伐楚丧师于汉水,直到其孙周孝王才把天水一大块地封给秦人养马,这个养马之地,似乎就是原来汉阳诸姬的地皮。楚国养氏为嬴姓说法,或与此有关。至于周昭王伐楚的门路,最有可能是昔时韩信北上的陈仓古道,人们忽视了武都大地震之前的交通与今后差别,两当县原名故道县。研究古汉水在西汉武都大地震后改道有若干文章,完全可以解决《水经注》给郦道元及后世造成的疑心。

另有一个细节值得注重:楚人与陆浑戎渊源很深,商代划分栖身伊川、嵩县至嵩山一带,商末或周初划分迁到秦岭西北、西南,只是楚人早就回迁并完成了族人汇合,而陆浑戎在晋惠公时才回迁到伊川。楚人早期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”,与伊川陆浑族人形同野人如出一辙。陆浑戎迁回伊川,与楚人一直保持着优越关系,被晋灭国时,陆浑王族奔楚,就是这些缘故。

汉中东侧的洋水或是随人口迁徙由漾水讹变而来,说漾水自西汉水上游移到汉中,再一路讹变分化为养、羕阝、沙洋地名也是可能的。漾或养氏家族以及鄀国人,先后融入楚国,被楚所灭其它方国也一直追随楚国迁徙,沿途留下了不少原居地名。西周后期的楚国已抵秦岭东南,《诗经》多处张扬威慑荆蛮。楚君熊渠封三子为王,周厉王灭鄂国后楚国自去王号。到楚武王文王时,势力生长到平顶山、信阳,并尽收南阳,楚文王时收服了申国与息国,连自己的娘舅邓国也灭了。今后一直向东,攻灭的主要是江淮非姬姓小国。由于遇到郑国这类老牌姬姓诸侯国,要害时刻多有中原强国脱手援救。好比,楚成王时攻郑,被齐桓公组织八国联军阻止。楚庄王问鼎中原只是试探,到楚共王时改向南面生长。

四、周昭王丧身于汉水

周昭王伐楚有多次,最后丧身于汉水,不是楚人正面迎敌所致。否则,昭王的儿子周穆王,怎会与楚子共击徐人?上述八国联军救郑时,齐师管仲诘责楚使屈完“昭王南征而不复,寡人是问!”对曰:“昭王之不复,君其问诸水滨。”也说明楚人撇清了与自己的直接关系。可以想象,谁人时期的楚国久居山林,犹如后世的游击雄师,以是周昭王数伐楚国都没有乐成。

当今专家多说周王是坐船渡过汉水,从而推测楚国在汉水以南,对昭王之死也有多种说法。这都没有过硬证据,昭王之死在那时属于高度机密,连各国诸侯都不知道。古代交通不发达,翻越秦岭沿河道行军最为便捷,一场突然发作的山洪就可导致“丧六师”,地震引发堰塞湖溃流也有同样效果。再说,连那时楚国领土都没有搞清楚,若何谈论昭王伐楚?

说汉阳汉东诸姬在西汉水是合理的,另有不少线索可以印证,只是后人仅着眼于今汉水而无从厘清。好比:楚国的凤文化应与那一带的凤县有关;史籍说楚人祖先曾为文王师,那就不会栖身在南蛮之地,而应与宝鸡相近;有古籍说楚人居终南山,西周早期周人说的终南山可能仅指宝鸡南面的秦岭主峰,山南是太白县,昔人把太白山与终南山互称或源于此,只是厥后把终南山说成是西安南方的最高山,这正是地名随主流人口迁移的显示。青铜器《小臣夌鼎》纪录小臣夌协助周王从成周去楚麓省楚居,把这注释为楚人所居秦岭为楚麓,周王登秦岭瞭望楚国也是可以的。还传说周文王父亲季历墓在“楚山之尾”,相近终南山,不清扫这是季丽墓的误传。又有青铜铭文提到“从王员征楚刅,在成周”。多重证据解释,西周初期的楚人相近宗周成周。说到这里,又得更正史学界一处谬误,周公营建的成周不在洛阳,详见臧振《西周丰镐成周说》或本系列文章的《杂谈一:周公所建“成周”不在洛阳》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