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创意文化园  test  tagid=27984  ���Ó  tagid=27957  tagid=21095  2504

温州新闻联播_电视专题片《白色通缉》 第一集 《引领》

  【材料:十九大之后归案的“百名红通人员”一组】

  新闻播报:2017年12月1日,潜逃9年的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周骥阳被缉捕归案,意味着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已经对折到案。

  2017年12月6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李文革回国投案,到案人数迅速实现从“到半”至“过半”的变迁。

  2018年1月24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胡玉兴回国投案。

  2018年6月20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袁梅回国投案。

  2018年7月28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张勇光被动回国投案并退赃。

  2018年12月14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蒋雷回国投案,那么这是第55名归案的“百名红通人员”。

  2018年12月28日,“百名红通人员”王清伟回国投案自首,这是第56名归案的“百名红通人员”。

  解说词:从2015年中国向全球发表百名白色通缉令人员名单以来,外逃腐败案件嫌疑人归案的消息频繁传来。党的十九大以来,已经又有8名“百名红通人员”归案。这从一个正面,表现着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、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的决心。

  解说词: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。习近平总布告强调:在新时代,党要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、推进伟大事业、实现伟大梦想,必须毫不波动连结和完善党的领导,毫不波动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。

  习近平:人民最冤仇腐败现象,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。要连结无禁区、全覆盖、零容忍,连结重遏制、强高压、长震慑,连结受贿行贿一起查,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,都要缉拿归案、绳之以法。

  解说词: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党和国家工作全局动身,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策略规划。在国内正风肃纪、反腐惩贪的同时,海外追逃追赃是反腐败工作的另一个重要战场,两个战场同时发力,共同形成反腐败的残缺链条。各级党委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平稳树立四个意识,坚定四个自信,坚决掩护习近平总布告党中央的核心、全党的核心地位,掩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,自觉服从供职于反腐败工作大局,扎实推进国际追逃追赃工作。2014年以来,截至2018年12月,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5000多名,此中“百名红通人员”56人,追回赃款100多亿元。

  【材料:“百名红通”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】

  解说词:杨秀珠,在“百名红通人员”中名列榜首;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,涉嫌在土地开发、项目推进、建筑面积增加、配套费减免等事项上支配职务未便收受贿赂,

阳江市人才网

阳江新闻网是阳江新闻的门户网站,以实时、准确为最基本的新闻网站服务宗旨,阳江新闻网搜罗了本土最有影响力、最具焦点的新闻时事,也是当地最大的旅游服务平台,帮您了解身边事,追踪最热本地话题,定位最好玩的旅游景点,搜罗最具代表性的地方特产、以及人文风俗,为您的衣食住行提供线上便利,引领当地网络资讯新生活。阳江新闻网,是全阳江人民都在用的新闻资讯网。

,同时涉嫌贪污公款,案发后于2003年4月出逃,历时13年7个月,先后避难中国香港、新加坡、法国、荷兰、意大利、加拿大和美国,最终于2016年11月15日回国投案。

  【字幕:浙江省女子监狱】

  解说词:2018年,我们见到了正在服刑的杨秀珠。当年,她曾经声称“死也要死在美国”,为什么最终会回国投案,让许多人好奇。但这的确是杨秀珠本人反复考量后的选择。

  杨秀珠(“百名红通人员”1号):在表面,这个苦楚,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,我们在表面是知道的。避难的人抓紧回来,没有需要了。反正一个事情,该认的罪就认。

  解说词:如今的杨秀珠觉得选择外逃是个过失,但当年她其实不是这样想,而是用尽一切法式,想解脱追逃的脚步。

  【字幕:荷兰】

  解说词:荷兰,是杨秀珠滞留时间最长的国家。杨秀珠当年出逃时,在新加坡、加拿大、美国都有亲属,但她却藏身在没有任何亲属的荷兰,这给追逃工作组寻找她的去向增加了难度。

  郭建强(浙江省公安厅工作人员):她出逃制止有人赞助,有人策划,哪些人也许会帮她,就这么阐发来做的。

  解说词:当时杨秀珠去向不明,工作组阐发,有几名华侨商人通过杨秀珠在温州拿过土地,赞助她外逃的人也许就在此中。根据这个思路摸排下去,果然发现是一名项目上得到过杨秀珠“照顾”的华侨,赞助她藏身在荷兰鹿特丹。中国立即提请荷兰辅佐拘捕和遣返。2005年6月,荷兰警方拘捕了杨秀珠,但杨秀珠提出上诉,并申请出亡。

  黄光荣(浙江省查察院工作人员):我们不息地给荷兰警方提供我们的证据,有一些她国内犯罪的一些证据,想督匆忙他们把她给遣返回来。

  解说词:从2005年到2014年,杨秀珠案件在阿姆斯特丹法院等荷兰多家法院多次审理,但她本人回忆在荷兰的生活,逍遥法外的日子其实也其实不逍遥。过去身为领导干部的她,曾经在中餐馆去做帮工,倒不是生活困难,只是因为孤独寂寞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